跳過導航
X

云南修法加強大山包黑頸鶴保護 規定實驗區內嚴禁建設與自然保護區保護方向不一致的參觀、旅游項目

日前召開的云南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三次會議,通過了《關于修改〈云南省昭通大山包黑頸鶴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條例〉的決定(草案)》。

 

2009年1月1日起施行的《云南省昭通大山包黑頸鶴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條例》(以下簡稱《條例》),是云南省按照全國人大常委會統一要求部署,及時修改的地方性法規之一。

 

此次修改并已公布施行的新《條例》,進一步明確了大山包黑頸鶴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核心區、緩沖區、實驗區不同分區禁止行為的規定,并從嚴規定了相應處罰。

 

吸取教訓,及時清理與上位法不一致問題

 

甘肅祁連山生態破壞事件發生后,按照全國人大常委會統一要求部署,各地開展了涉及生態文明建設和環境保護的地方性法規專項自查和清理。云南省人大常委會環境與資源保護工作委員會(以下簡稱“環資工委”)領導介紹,《條例》是按照全國人大常委會統一要求部署必須清理的地方性法規之一。

  

2017年10月,環資工委組織相關部門和專家赴昭通進行實地調研,召開座談會廣泛聽取意見。在此基礎上,委員會研究認為,《條例》于2009年1月實施,因為制定時間較早,相關內容與國務院1994年制定、2011年和2017年兩次修改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保護區條例》中,禁止從事砍伐、放牧、狩獵、捕撈、采藥、開墾、燒荒、開礦、采石、挖沙等十類活動的規定不一致,有可能會在實踐中導致自然保護區管理出現降低標準、管控不嚴的問題。按照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要求,云南省吸取甘肅祁連山生態破壞事件的教訓,認真對照上位法中相關禁止性條文,及時對《條例》進行修改。2017年11月,報經常委會領導同意,環資工委啟動了條例修改工作。

  

2018年,云南省人大常委會將修改《條例》列入年度立法計劃。1月~4月,環資工委研究形成修改條例決定草案(征求意見稿),分別召開了省級有關部門和專家、在昆明部分省人大常委會委員論證會,并與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昭通市人大常委會交換了意見。5月18日,經省人大常委會第九次主任會議討論同意,決定提請省人大常委會第三次會議審議。

 

從三方面修改,體現最嚴格的生態環境保護要求

 

環資工委領導介紹,按照黨的十九大提出“實行最嚴格的生態保護制度”的要求,云南省人大常委會參考在祁連山事件后其他省市新修改的相關地方性法規的做法,經過多次論證,主要從三個方面對《條例》內容做了修改:

  

一是增加保護區內禁止行為的規定。為了既要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保護區條例》規定的十類禁止行為相銜接,又能根據大山包保護工作作出補充增加規定,新《條例》第二十二條對在自然保護區禁止從事的行為規定合并修改為六項,其中第一項即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保護區條例》規定的砍伐、放牧、狩獵、捕撈、采藥、開墾、燒荒、開礦、采石、挖沙等十類禁止活動,與上位法完全一致。

  

其他幾項是結合保護實際補充增加的,包括破壞或者擅自移動自然保護區界標、保護設施;挖草皮、采挖濕地泥炭(海垡)、擅自采集野生動植物標本等活動;擅自開挖魚塘,圍、填、堵、截自然水系;在黑頸鶴越冬期燃放煙花爆竹或產生其他有危害的噪聲。此外,將投放有毒的食物,銷售、使用高毒、高殘留農藥等行為歸類于法律、法規禁止的其他行為。

  

二是進一步明確自然保護區核心區、緩沖區、實驗區不同分區禁止行為的規定。對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保護區條例》對保護區規劃確定的核心區、緩沖區、實驗區內相關禁止性條文,新《條例》專門在第二十三條中合并規定了核心區、緩沖區、實驗區內禁止活動的原則和具體要求。

  

核心區禁止任何人進入。因科學研究確需進入的,應當經省人民政府有關自然保護區行政主管部門批準。核心區內原有居民確有必要遷出的,由自然保護區所在地的地方人民政府予以妥善安置。緩沖區經自然保護區管理機構批準可以進入從事科學研究觀測活動。核心區、緩沖區不得建設任何生產設施。實驗區不得建設污染環境、破壞資源或者景觀的生產設施。建設其他項目,其污染物排放不得超過國家和地方規定的污染物排放標準。

  

刪去了第十六條、第二十四條中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保護區條例》不一致的內容。并對表述不準確的第十九條進行了修改完善,明確了實驗區開展生態旅游活動的原則和具體要求,規定在實驗區內,可以按照批準的生態旅游規劃,在確保保護對象不受侵害的前提下,依法開展觀鳥、休閑等生態旅游活動。生態旅游活動應當嚴格限定人員活動的場所、路線、時間和最大日流量。實驗區內嚴禁建設與自然保護區保護方向不一致的參觀、旅游項目。

  

三是對在保護區從事禁止行為者規定了相應的行政處罰。為了切實保障第二十二條、第二十三條禁止行為得以貫徹落實,新《條例》在第二十五條中規定“違反本條例第十八條第二款、第二十二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二十三條規定的,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保護區條例》的規定予以處罰”;并在第二十六條中對補充增加的破壞自然保護區的其他行為從嚴作了處罰規定,明確提出違反本條例第二十二條第三項至第五項規定的,由管理機構沒收違法所得,責令停止違法行為,限期恢復原狀或者采取其他補救措施;對保護區造成破壞的,可以對單位處1萬元以上5萬元以下的罰款,對個人處5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的罰款。

  

同時,考慮法律責任條款在實際執法過程中與有關法律、行政法規相銜接,新《條例》增加一條,作為第二十七條:“違反本條例規定的其他行為,依照有關法律、法規的規定予以處罰。”

  

環資工委領導認為,這次修改體現了黨的十九大提出的“實行最嚴格的生態環境保護制度”的要求,《條例》修改后,將更加有利于云南省昭通大山包黑頸鶴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工作的開展,將為保護云南綠水青山和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黑頸鶴越冬生境提供更加有力的法制保障。

 

來源:中國環境報

記者:蔣朝暉

編輯:張發丹   岳艷嬌

編審:鞏立剛

捕鸟达人单机游戏 王中王开奖一马中特 六香港赛马会马 全天qq分分彩走势图 平特一肖开奖记录 领航时时彩计划软件免费版 老时时360出号走势图 天津20选八开奖结果 快乐时时开奖记录查询结果 北京快3走势图带跨度 双色球53期出球顺序 河北11前三直走势图 福彩3d走势图专业版 白小姐中特網 内蒙古时时11选5结果走势图 白小姐论坛5555800 新时时五星走势图